※闇堕ち設定

※藥研≒織田信長

 

 

 

深紅

サクヤ

 

 

 

夕陽如血般豔紅。

 

一期一振收到消息,率領部隊趕回本丸時,看到的就是一整片的紅。鮮血、火焰、和擋在他面前的,五人的眼睛。

 

「喲,一哥,歡迎回來。」

 

藤色的美麗眼睛如今染上了妖異的艷色,本就中性的臉看來更加非人。

 

「藥、研?」

 

「是我唷。親愛的大哥。您回來的稍晚了些,已經,來不及了呢。」

 

抬起了手靠在唇邊,幼嫩的唇角揚起了弧度,眼裡的瘋狂更甚。黑色的手套上沾著一片又一片、反著光的深色液體,而他們都心知肚明那是什麼。

 

「你、墮落了嗎?」

 

心裡一陣激動,一期一振抽出了刀就要往藥研揮下,卻在即將觸碰到對方之前,被另一把刀刃擋了下來。

 

「長谷部,別那麼衝動。」

 

站在一旁的長谷部聞言收了刀,又恭謹的退回了藥研身後。其他三人雖然看似悠閒,手上卻是隨時準備要攻擊的態勢,血色的眼一雙雙緊鎖在一期一振身上。

 

燭台切光忠、鶴丸國永、宗三左文字、壓切長谷部......還有,他的弟弟,藥研藤四郎。每個人的手上或多或少的,都染上了和他們的雙眼相同的色彩。

 

是織田家的刀背叛了這個本丸嗎?

 

「你們、為什麼、」

 

審神者的力量一點一點的消逝。他抓皺了胸口心臟處的衣服布料,神色慘白得像是有什麼可怕的事情正在發生。

 

「嘻嘻,一哥啊,跟那隻禿鼠一樣呢。」

 

「你!」

 

「別生氣啊。」毫無畏懼的,藥研藤四郎走到了一期一振面前。他抬頭,望著眼前面白如紙的『兄長』,嵌著精緻五官的小臉在瞬間看來有些寂寥。「那位,大概也沒有參透過『大將』的心思吧。」

 

「信長、殿、下」

 

美麗的、鮮艷得要滴出血來的雙眼輕輕瞇起,魔魅的笑容爬上了藥研藤四郎的臉龐。輕巧的走過一期一振身邊,他低笑著,頭也不回的邁開了步伐。

 

「那麼,有幸的話,戰場上見了。」




 

「一期一振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