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
※R-18G
※不想被藥研吃掉的塊陶哇

 

 

 

 

 

 

 

 

 

 

 

 

 

 

 

 

 

 

 

 

 

 

 

 

 

 

 

 

 

點心時間

サクヤ

 

 

 

 

 

手握著短刀站在堆積的屍骸之上,少年淺色的眼裡閃動著令人忍不住發抖的狂暴。他踢翻了其中一具屍體,輕巧的跳下地面。

 

啪、啪,液體滴落的聲響並沒有反彈,而是直接被暗黃的土壤吸收,化為深棕的痕跡。

 

深的、淺的,很多很多的紅色濺在臉上、衣服上,但他並不在意,甚至抹下了其中一些送進嘴裡。入口時帶著的鐵銹味,到了舌頭上就會轉變成不可思議的甜美,像是上等的美酒。伸手成爪,在地上還透著微溫的屍體胸口穿了個洞。撥開其他臟器和骨頭,他小心的割斷了幾條血管,拿起了完整的、拳頭大小的心臟。

 

「啊啊......這個,一定很好吃吧。」

 

就著被割得平整的血管,他湊上了唇,親吻一般的啜飲殘留在裡面的暗紅液體。一點一滴,維繫著他人生命的液體如今成為了自己的口中食。帶著些微體溫的血液流入乾渴的喉嚨,滋潤了流過的每一處。

 

「嗯、肉......好香呀。」

 

像麵條一樣有彈性的粗大血管,咬起來有些韌性的外部肌肉,被藏在裡面的鮮嫩瓣膜、厚而軟的心室隔間、難以咬斷卻藏著美味的腱索。血液的鹹香伴著少卻濃郁的脂肪和彈牙的肌肉纖維,極致的美味在嘴裡擴散開來。

 

不能剩下任何一點呢。

 

每吃下一口,那雙藤色眼裡的狂氣就會變得更淡一些。黑髮上沾染的血跡已凝結成塊,稍微一搓就會化為粉狀簌簌落下。手裡的肉塊一點一點的減少,直到最後一塊殘片,他慎重的放進了嘴裡、細細地咀嚼後緩慢的嚥下。伸出舌,他將手上的血跡舔去,就連指間的縫隙也沒有放過。

 

「藥——研——你吃完了嗎?我們要走囉!」

 

遠處傳來了兄弟的呼喚。少年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用袖口將臉上殘餘的血跡擦去,他轉頭回應。

 

「喔、來了!」

 

嘴角上揚,藥研閉上了眼,雙手合十。站起身,將刀上的血跡甩去後還刀入鞘,一氣呵成的動作流暢而優雅。

 

「我吃飽了,多謝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