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

※みかいちみか(三日一期三日)

※OOC

※再刃前形象改變有

 

 

 

 

 

 

 

 

 

 

 

 

 

 

みかいち 遺毒

 

 

 

サクヤ

 

 

 

 

王子?

 

當他第一次聽到有人用這個充滿尊貴皇室氣息的稱呼來形容一期一振時,內心湧起了荒謬的笑意。那個總是將一頭長髮隨意束在腦後,風流不羈的天下一振吉光,是王子?

 

但當他看到梳著整齊短髮,一臉優雅微笑的『一期一振』出現在眼前時,不由得怔忡了下,呆立著失了神。

 

 

 

『三日月,過來吧。』

 

『我們是夫妻刀不是嗎?』

 

 

 

 

不、眼前的,已經不是那個人了,只有『材料』還是。被重新打造的他,已經不是當時的天下一振吉光了。

 

 

 

 

「啊、嗚!三日月、殿下,啊!」

 

看著曾經的天下一振雌伏在自己身下,三日月宗近美麗的雙眼裡染著優越與征服的情慾。每當自己貫穿這具身軀時,心裡就能夠得到滿足。

 

「咿、啊,三日月殿下、我想,自己、動,嗯、」

 

「哈哈,一期是嫌我太慢了嗎?」

 

「不、我,想服侍、您,嗚!」

 

換了個姿勢,一期一振跨坐在三日月宗近的腰間,他緩慢的扶起才剛被抽出的性器,對準了自己的後穴,毫不遲疑地坐了下去。當整根沒入時,他發出了像是獸鳴的喉音。

 

緊縮的包覆感和一下子壓迫頂點的衝擊讓三日月宗近哼出了聲,伸出手,正打算把主導權奪回時,他發現自己已動彈不得。

 

「吶,我的裡面,很舒服對吧?」

 

「一期,你、」

 

「啊啊,難道過了這麼久,變成了國寶,三日月就忘了該怎麼叫我嗎?」

 

「你、您......啊!」

 

「呵呵,三日月『殿下』,完全,沒有變呢,嗯、」

 

雙手箝住了對方,吞吐著身下人的慾望,一期一振的金色雙眼像是會發光似的,目光緊鎖著被他壓制在地的三日月宗近。

 

望著那雙金眼,眼前的人不是剛才還在自己身下被佔有的『一期一振』,而是『天下一振吉光』。是身為天下人的豐臣秀吉所擁有的、美麗而強大的太刀。那凝視著自己的眼神,讓他有種回到當年的錯覺。

 

那是頭野獸。

 

散發著魅惑的氣息,引人接近之後,再將對方吃得一乾二淨,妖異、聰明而危險的野獸。

 

一頭汗濕的天藍短髮貼著臉頰,纖瘦卻結實的身體有著優美的線條。每一次,他仰著頭,用下身的穴緊絞體內的性器,甘美而強烈的快感便會衝擊、撕咬他的神經,奪走他的五感。

 

「不、起來、我,要出來、了,呃、」

 

「三日月殿下,已經、忍不住了嗎?要射在裡、面,也是、可以的喔,哈啊、」

 

撫著三日月宗近和自己同樣汗濕的頰,他突然低下了頭,像是要咬斷獵物的喉嚨,將犬齒抵住了對方的頸動脈,在作勢咬下的同時,他縮緊了後穴。

 

「啊、啊啊!」

 

「唔嗯!」

 

五顏六色的光芒在眼底炸了開來,彷彿要連靈魂一起帶走的高潮淹沒了兩人。疲憊的喘著氣,一期一振露出了盛放牡丹一般,優雅而艷麗的笑容。

 

三日月宗近的頸項上,被留下了清晰可見的齒痕。

 

妖異的野獸在黑暗中咧開了嘴,他捧起了三日月宗近的臉,用著像是要接吻的距離,淺淺的氣息伴著悅耳的音調,震動了空氣。

 

 

 

「啊啊,三日月殿下。您,已經逃不掉了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