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薬 夏日

サクヤ

 

 

 

 

連日來悶熱的天氣影響了本丸裡眾刀劍的活動力。連每日負責廚房的刀劍們都要煩惱如何讓大家打起精神。

 

書房的房門敞開著。由於位在邊間,寬敞的書房擁有兩大面落地的紙門。微微的風從門間穿過,卻只帶來濕黏的不適感,就連風鈴的清脆聲響也沒能減緩一絲半點。

 

藥研藤四郎正埋首於書堆之中,雖然已經脫下了外袍,灰黑的襯衫上頭還是印出了大片汗跡。為了不沾溼珍貴的書籍和好不容易整理出來的報告,掛在脖子上的布巾已經被汗所浸透,甚至隱隱有要滴下的趨勢。

 

「藥研。」

 

帶著笑意、柔和平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緩緩抬起了頭,身體順勢向後傾斜,直到能倒著看到來者。

 

「喲、一哥,你回來啦。」

 

藤色的大眼開心的瞇起,幾滴汗珠隨著動作滑落、沿著脖頸的線條沒入布巾的纖維裡。

 

「資料應該快整理完了?」

 

若有似無的腳步聲踏上了書房的木造地板,藥研看著那越來越近的雙腳,心裡暗忖這人怎麼穿得住那套厚重的正裝。

 

「啊啊、就差最後幾段了。一哥遠征辛苦了。」

 

「看你汗流成這樣,藥研才辛苦了呢。」

 

扣、的一聲,冰涼的棒狀物輕敲上了藥研滲著汗珠的額頭。

 

「嗚哇、好冰!這是什麼?」

 

「是主上從現世帶回來的希罕物喲。」一邊拆開包裝袋,一期一振解釋著。「主上說這個叫做嘎哩●哩君。」

 

淡藍的色澤令人看了就覺得涼爽,散發出的冰涼氣息更是吸引著因酷暑而汗流浹背的藥研。

 

「一哥先吃吧?」藥研轉身坐正,看著手拿嘎哩嘎君的一期一振。

 

雖然很想吃,但是哥哥肯定比自己更加需要的吧?一哥不怎麼流汗,不代表他不會熱呀。這人只是比常人還能忍耐而已。

 

「剛剛在主上那裡吃過了唷,是草莓味的。這個的口味好像叫做蘇打?」晃了晃手中的冰棒,一期一振摸了摸藥研汗濕的頭髮。「來,藥研乖,把嘴巴張開———」

 

咦?的叫出聲,藥研愣了下,而後配合的張開了嘴。

 

一期一振將冰棒準確的塞入了藥研口中。

 

「咿!」

 

毫無心理準備的,冰冷的溫度瞬間在口腔裡蔓延,從未嘗過的奇異甜味和著融化的液體流入喉間,到剛才為止困擾著自己的熱度正快速的消失。

 

一期一振看著津津有味的啜著冰棒的弟弟,忽然將視線放低,直到與藥研同高。

 

「好吃嗎?」

 

藥研點點頭,眼睛已經滿足得瞇成了一條細縫。

 

「那麼我也嘗嘗味道吧?」

 

不等藥研反應過來,一期一振湊上了弟弟含著冰棒的嘴邊,張嘴咬下一塊,流暢的動作毫無猶豫。

 

感受著甜美的冰涼在嘴裡擴散,一期一振跟著點了點頭。「唔,真的很好吃呢。」

 

藥研驚訝的張大了嘴,差點沒讓吃到一半的冰棒掉出來。

 

「那麼,我先去梳洗了。藥研要加油喔。」

 

依舊是那張端正而氣質高雅的笑臉,一期一振伸手順了順藥研微亂的髮絲,轉頭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沒有人發現他比平常弧度還要大些的嘴角藏了些什麼。

 

真正察覺到的,只有現在書房裡,正臉紅到無法繼續工作的藥研藤四郎一個人了吧。

 

 

 

                                                      おしま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