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審神者與刀劍們 藥研與神隱的話題

藥藥啾西

 

 

 

 

 

 

一回到自己在本丸裡的房間,我丟下書包,整個人完全不顧形象地「砰」一聲倒在榻榻米上面。身體撞擊到地面時的衝擊比想像的還要大,讓我下意識的揉了揉後腦勺。

 

……嗯,好像有點痛。

 

我嘆了口氣,想到這一陣子每天都在應付上下學時的煩惱,就覺得胃又要痛起來。

 

因為歷史修正主義者最近搞出來的大麻煩,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睡覺了。雖然本丸裡也有自己的房間,在這邊也沒有什麼不適,甚至還有人負責作飯洗衣服,但晚上睡覺時還是想躺回自己習慣的床舖上呢。

 

啊……肚子好餓啊,話說今天也是刻意留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才離開學校呢……。

 

要說這種往返本丸和學校的生活有哪個好處,最大的優點就是一下課回到本丸就有人作好飯,早上也不用早起做便當吧。而且,本丸裡擅長料理的刀劍男士意外的多,風格也不一樣,有和風有家庭風有西洋風還有大雜繪,讓我也忍不住期待每天的晚餐與便當。每天中午打開便當的時候大概是我最近唯一的樂趣了。

 

雖然大多時候都是跟大家一起用餐,但今天實在精神上實在是太累了。回來時拜託了今天負責廚房的藥研,讓他把我的份端到房間來……不知道今天的晚餐是什麼呢?希望是對胃很溫柔的食物啊。從一期到我的學校那天開始,就每天都過著胃隱約作痛的生活,實在是有點吃不消。

 

才想到這裡,門外就傳來了木製品與地板的輕微碰撞聲。

 

 

 

「唷,大將,是我。現在可以進去嗎?」

 

「啊啊!等一下!!」

 

是藥研!和我的晚飯(大概)!

 

心裡想著低沉的嗓音即使透過紙拉門傳進來也一樣好聽,對比他聲音裡的餘裕,慌慌忙忙坐起來的我簡直狼狽不堪。簡單地用手順了順亂掉的頭髮,我趕緊端正了坐姿。

 

「好了!請進。」

 

一向動作豪邁的藥研,在推開門時的動作意外地輕巧熟練,換手時的手勢和落下的位置也乾淨俐落的有如教科書一般,讓人忍不住看到入迷。

 

唉,一直住在洋房的我就連開個門都比不上這些付喪神……

 

 

 

「大將,我照你說的把晚飯送來了……怎麼啦?」

 

看到了我一臉沮喪垂著頭的樣子,藥研一邊開口問道,一邊用戴著黑色手套的纖細雙手端起身旁的木製托盤,輕巧的走了進來。擺放在我面前的托盤上擠滿了食器,上面盛著幾碟冷食,一小盤各種顏色的蔬果以及一碗熱粥。感覺是注重營養均衡,對節食中的女生非常有吸引力,也很好消化的一餐啊。

 

「嗚嗚、藥研……你實在太懂我的需求了。」

 

一改之前頹喪的樣子,我看著眼前的晚餐,覺得整個人精神都來了,馬上就端起碗和湯匙。

 

「哈哈,大將的菜單是特別做的啊。」

 

「藥研是我的天使……不,是我的神!嗚嗚嗚。這個粥好好喝。」

 

「在說什麼呢,付喪神本來就是神的一格吧。」

 

盤腿坐在對面的藥研看起來心情很好的笑了起來。啊啊,好耀眼,一邊看著美少年保養眼睛一邊吃飯真是太幸福了。怎麼說,雖然藥研藤四郎的外貌也是那種纖細的美,但是和他們家的長兄一期一振那種神聖不可侵的王子氣場又不一樣。後者感覺就是看久了忍不住就會臉紅別開頭,前者卻讓人越看著越有安心感──這大概也要歸功於他豪爽可靠的性格吧。

 

「話說回來……」我一口一口啜飲著熱粥,熱熱的暖流從食道流進胃裡,讓人身體都暖和了起來。「之前演練時聽到的傳聞,還有上次政府來的公文,都提到了神隱的事情,那是真的可行的嗎?」

 

「神隱?……啊啊,就是之前有刀劍在審神者的食物裡動手腳,想讓審神者無法回歸現世的事情?」

 

「對對,就是那個。哈哈,那種事怎麼可能嘛,對不對?」

 

「可行的唷?」

 

「…哎?」

 

我停下了進食的動作,捧著碗和湯匙的手僵在半空中。

 

本來只是想輕鬆的閒話家常,突如其來的回應卻讓我一下子忘了動作。

 

「若是在人類的食物中混入神氣的話,長久攝取下來體質就會產生改變,逐漸偏離『現世』吧。一直這樣下去,就會無法吃下一般的食物,無法呼吸現世的空氣,最後就再也無法回去了。啊啊,的確,會這樣想的人也是存在的吧。畢竟誰也不想被丟下嘛。」

 

藥研一手撐著下顎,露出了像是認真思考的表情,口吻卻雲淡風輕的令人害怕。我咀嚼了一下嘴裡的食物,艱難地將之吞了下去。

 

「哦、哦……但是他們還是失敗了吧,不然也不會被政府發現……」

 

「那是技巧實在太差勁了,做到這麼明顯要不被發現也很難吶。是我的話一定不會被抓到吧!哈哈!」

 

隨著大笑而抖動的身體晃動著藥研的黑色前髮,略帶稚氣的臉上帶著開朗的笑容,似乎是真的覺得很有趣。看著這樣的藥研,我卻覺得身體有些僵硬。

 

 

不說些什麼打破這種氣氛不行。

 

「哈哈、哈,那會不會我的食物裡也有啊,哈哈。」

 

我乾笑著,想開個玩笑,卻好像讓氣氛變得更奇怪。

 

 

聽到這句話後的藥研突然安靜了下來,像是聽到什麼意外的話語,微微睜大了雙眼,而後,緩慢地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難以形容的詭異微笑。

 

 

 

「…哎呀,被發現了嗎。」

 

 

「…欸?」

 

 

藥研瞇起了眼睛,將食指擱置在彎成美麗弧度的嘴唇上。

 

 

「真不愧是大將啊。」

 

 

他站起身,慢慢地向我走來。

 

身體彷彿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完全不聽使喚,我僵著身子,視線無法從藥研的注視下移開。只要看著藥研薄紫色的雙眼,就有種要被吸進去的錯覺,一種異樣的窒息感從胸口攀爬而上。他嘴角勾起的微笑加深了空氣中詭譎的氣氛,讓我背脊一涼,開始覺得難以呼吸。

 

啊啊,這是什麼感覺,腦袋好像,無法好好運轉。

 

 

「我就在想應該也要起作用了呢。」

 

 

站在我面前的藥研彎下了腰,放輕了音量,用著異常溫柔的語氣對我笑著。跟平常不一樣的音色侵入腦海,思考漸漸變得麻痺,好像就要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權。

 

 

「藥、研…」

 

 

戴著黑色手套的手緩緩伸向了我。

 

 

 

 

 

 

 

 

 

 

 

然後額頭就被彈了一下。

 

「開玩笑的,大──將。」

 

 

直到剛剛為止的緊張氣氛都好像假的一樣,在剎那間完全消失。我緊繃的身體整個放鬆了下來,所有力氣都從體內流失掉一般完全使不上力。心臟仍然跳得非常快,我用手撫著胸口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藥研帶著一臉得意的表情,雙手叉腰站直了身體。

 

「嚇到了嗎?」

 

「哈、哈啊……」

 

還沒從驚嚇中回復的我,第一個想法竟然是想吐槽他「你是鶴丸嗎」。啊啊,連我都要佩服自己的神經之大條了。

 

「抱歉啊,可是,是大將不好。」一改剛才的笑臉,藥研面色凝重的跪坐了下來。「讓自己的主人神隱,是最嚴重的背叛行為。就算是開玩笑,質疑本業是護身刀的短刀對主人的忠誠,是最大的傷害啊。大將。」

 

「啊、啊,我知道了……對不起。」的確,吉光之刀是揚名天下的忠義之刀,特別是將這個名聲傳播出去的正是我面前這把短刀。懷疑他的忠誠無疑是最失禮的事。有了自己做錯事的自覺,我也低下了頭。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吧?我剛剛真的差點心臟要停了耶。直到現在,那種奇怪的感覺還殘留在身體裡,令人久久難以平復。

 

「我也有不對,不應該跟大將開那種玩笑,真抱歉。」

 

難得正座的藥研更難得的垂下頭行了禮,語調非常誠懇地向我道歉。不愧是鐮倉時代的刀,近八百歲的大人真是狡猾。即使我有錯在先,但先被低頭的話,我不就什麼都不能說了嗎。

 

「好啦,我已經沒事了……只是現在這樣感覺食欲都要沒有了。」我小小聲著嚷著,看著托盤上的食物默默地表達微小的不滿。

 

「好吧,大將如果好好把晚飯吃完,我就去做前兩天在食譜上看到的抹茶布蕾。」

 

「咦,布蕾?成交!」

 

聽到了最喜歡的甜點,心情馬上好了一半。最近每天都讓大家護送著上下學,根本沒有時間去採買蛋糕點心,早就已經鬧甜食荒很久了。如果能吃到藥研做的抹茶布蕾的話,那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大好機會啊!

 

什麼?你說布蕾會胖?節食還是從明天開始吧。




 

嘴裡含著剛烤好的布蕾,熱騰騰的口感不同於冰涼的味道,別有一番風味。我開心的一個人在房間裡滾來滾去。

 

藥研果然是料理天才!雖然一直以為只有燭台切才會做這些西式點心,但原來藥研也可以做得這麼好吃!不愧是審神者之間流傳的「最想嫁的對象TOP3」!

 

感受嘴裡的甜味刺激著味蕾,幸福的香氣充滿在唇齒之間,彷彿連臉頰都要被融化。


 

 

 

話說回來,藥研的玩笑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