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審神者與刀劍們

藥藥啾西

 

 

 

 

 

 

 

「嘩!你們看!那是誰啊?好帥喔!」

 

「哪裡哪裡?我看我看!」

 

「哇──!!真的超帥的!好像哪一國的王子喔!」

 

「我懂我懂,那種歐洲小國的王子對不對!」

 

「而且那個頭髮!是染出來的嗎?可是看起來好自然哦!」

 

「世界上應該沒有髮色是天生的藍綠色吧?」

 

「這算湖水綠吧?可是看起來好適合哦!而且真的好帥……」

 

 

?!

 

 

對於連日的任務沒有順利進展感到疲累,白天在學校時只想趴在桌上睡覺的我,本來對於周

圍吵鬧的女同學們之間的話題一點興趣都沒有,卻在聽到關鍵字的時候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這麼稀有的髮色就算在涉谷待上一整天也見不到一個吧。但我知道的人之中就有一個這種髮色的人,而且非常不幸地,所有特徵都符合她們的關鍵字。

 

 

一期一振。

 

 

我們家本丸裡藤四郎兄弟們的長兄,粟田口派名刀工吉光的唯一一把太刀,戰國時代的天下人豐臣秀吉的配刀,在我的時代則是非常珍貴的皇室御物。付喪神的形態有著天藍中帶著一點綠光的柔順髮絲,琥珀色的雙眼總是反射著耀眼的金色光芒,華麗的正裝在他身上再適合不過,襯著他的一舉一動,一切都高雅得像是異國的王子。

 

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顧不得趴在桌上睡出來的一頭亂髮,快步衝向窗邊,還沒定下神就看到校門口那邊非常顯眼的髮色。

 

 

 

真的是一期一振。

 

 

低著頭好像在確認手上資料的他,身上穿著平常穿在軍服底下的灰色襯衫和黑色領帶,下半身則是很常見的黑色長褲。明明是非常樸素的衣著,在他身上看起來就好像貼滿金箔似的引人注目。這到底是什麼王子補正濾鏡?

 

一邊慶幸著他還沒有缺乏常識到穿著正裝過來,腦袋也一邊開始思考起來。

 

為什麼他會突然跑來這裡?是本丸發生了什麼事嗎?但是看他的神情似乎也不像是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情。

 

因為稀有的靈力而跟政府簽下了合約,以不影響學校生活為條件,我秘密地開始了「審神者」的工作;而為了不讓「那裡」對現世產生影響,我總是盡可能的隱藏一切相關的事物。我們家的刀劍男士們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才對,不會沒有緣由就這樣介入現世的日常生活。

 

彷彿是感受到了我的視線,一期一振抬起頭看向了我所在的教室窗戶,然後露出了可以殺死一票女性的優雅微笑。

 

我敢打包票,那笑容的作用範圍絕對是全年齡的雌性生物。

 

 

「哇!他看向這邊了!」

 

「他笑了他笑了!天啊!好帥哦!」

 

「真的!一定是哪裡的王子吧!」

 

「笨蛋!王子怎麼會跑來我們學校啊,一定是模特兒啦、模特兒!」

 

 

看,我就說吧。

 

 

 

站在窗邊,盡可能用他看得到但又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比手畫腳,希望他能看懂我的意思。他側著頭看著這裡,臉上的表情寫滿困惑,好像無法解讀我亂七八糟的動作。

 

 

 

我們一點默契都沒有嗎!一期!

 

我悲痛的握緊了拳頭,內心開始哀號。

 

 

看到他的這種表情,身旁的少女們又開始陷入瘋狂。

 

「天啊你看看他的表情!太可愛了吧!」

 

「我覺得我的少女心已經被擊沉好幾次了!」

 

「喂你們哪一個要不要去搭話看看啊?他一直看著這裡耶!」

 

「我、我才不敢呢!」

 

「說不定是國外的模特兒喔?」

 

「或是剛出道的演員?反正我已經變成他的粉絲了!」

 

「是的話就好了,我一定全力支持他啊!」

 

 

 

唉,真是罪惡的男人啊,一期一振。

 

 

放棄想告訴他去比較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再見面的念頭,我比了比手勢希望他站在那裡不要動。這次一期好像看懂了,隨之帶起了非常高雅的微笑並點了點頭。

 

已經不想管同學們之間彷彿可以看到實體化愛心的對話,我跑出教室,一手抓緊飄揚的制服裙襬,一手搭著樓梯把手快步衝下樓。在往校門口前進的路上已經聽到有人在談論校門口的神秘帥哥……胃好像都要痛起來了。不管怎樣,要在一期把騷動弄大之前送他回本丸才行!

 

等我終於抵達校門口時,他身邊已經圍繞了一群勇敢的少女。

 

「請問你是演員還是模特兒嗎?」

 

「你的頭髮是染的嗎?好漂亮哦!」

 

「眼睛是金色的呢!是外國人嗎?你聽得懂日文嗎?」

 

「請問你有沒有什麼聯絡方式,我有朋友在做經紀公司……」

 

被少女們圍在中心的一期一振看起來有點困擾,但依然很有風度地保持著笑容。我和那群熱烈發送愛心光波的少女們保持了一段距離,揮了揮手希望他能注意到。

 

「啊,您來了啊,主……」話才出口,一期彷彿意識到說錯了話。他閉上了嘴然後看了看周圍的女孩子們,露出了一個我今天所看到最燦爛的笑容。

 

「非常謝謝,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不是演員也不是模特兒,能夠得到這麼多的讚賞真是我的榮幸。占據這麼多可愛的女性們寶貴的時間很不好意思,我也有重要的事情必需要做,可以讓我們下次有機會再聊嗎?」

 

 

 

嗯…太厲害了。

 

雖然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但一期一振果然還是豐臣秀吉的愛刀啊。

 

 

 

少女們被哄得眼裡好像都要冒出愛心,紛紛讓了路給他,那個場景令人想到了分開紅海的摩西先生。

 

 

「一期,  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對女生這麼有一手。」確定了與其他人之間的距離,我開口就跟他表明了最大的感想。別人說出口會聽起來很輕浮的台詞,他講起來就像個王子。

 

「哪裡,主上,您別開玩笑了。」一期臉上的微笑不減,只是放輕了音量。「突然來打擾主上很抱歉,不過關於歷史修正主義者,有一些非得要儘快讓您知道的事情,想請您過目並且下達指示……」

 

「用手機聯絡不就好了嗎?手機!」接過他手上的資料,我看著他的眼睛說道。「一期應該對現代科技很熟吧?」

 

「關於這一點也包含在要跟您報告的東西裡。有數個不同時代與地方的審神者大人被歷史修正主義者襲擊受了重傷,這是他們第一次在直接對審神者們出手,而政府現在還沒有有效的對應措施。詳細的請您看看手上的資料,等您學校這邊結束之後我會再過來接您的。」

 

「被襲擊?真的有這種事?」我看了看手上的公文,事態的嚴重性即使只是大略瞥過也可以理解。雖然如此,周圍遠遠的視線也讓人無法專心閱讀與思考。「一期啊,你這樣都不怕被人聽到看到嗎?」

 

「請您別擔心,我下了結界,這裡的對話只有主上跟我聽得見而已。公文的內容也是只有主上才看得到。」

 

哇,一期,你也太作弊了吧,連這種事也做得到。刀劍的付喪神除了拿著刀戰鬥以外到底還可以做多少事?還是這是你的特殊能力?不愧是「同僚們」之間流傳的RARE 4其中一員吶。啊啊,無論你之後再冒出什麼奇怪的技能我大概都不會感到意外了吧。

 

一直在心底默默吐槽的我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股疲累感,一想到接下來回去教室就要面對同學的問題轟炸和收拾一期所造成的騷動就全身無力,也顧不得去思考他帶來的重要消息。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拜託你傍晚再過來時低調一點,不要再這樣引人注目了……」

 

「是……?這樣還是很引人注目嗎?我已經聽了亂的話穿了很不顯眼的衣服……」

 

 

不,無論你穿什麼結果都是一樣的吧。話說亂,你都知道了為什麼不阻止你們家哥哥過來啊,找個比較不顯眼的人來不是比較好嗎?啊啊,我好像看到本丸裡那些追求樂趣與驚喜的刀劍們臉上的竊笑了。

 

 

「沒關係,你就晚一點來避開人潮吧。」嘆了口氣,我放棄了抵抗,把手上的公文抱在懷裡收好。「時間快到了,我也要回去了。」

 

「好的,主上。我們會注意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動靜和主上學校這邊的情況,也請您一定要小心。」

 

一期一振將右手手心朝內貼在胸前,像是行禮似的低下頭,水綠色的瀏海隨著他的動作晃動,金色的眼底所表現的擔憂清楚可見。果然,比起王子這種說法,一期還是更像以前那種家教良好的軍官。

 

我揮了揮手,轉過身離開。忍受著周圍比正午的豔陽更刺眼的視線,腦海裡開始煩惱起如何跟班上同學交待────那些傢伙絕對會嚴刑逼供的啊。

 

該怎麼辦呀……說他是遠房親戚嗎?

 

唉,一期一振。你真的是個罪惡的男人啊。

 

 

 

 

***



 

一邊忍受著胃部隱約傳來的不適感,一邊緊緊抓住了一期一振的雙手,強烈的神氣從他的手心流轉過來,瞬間包覆了全身。充斥在身體四周的神氣無論是質與量都相當驚人,讓人本能地產生了面對「神」時特有的畏懼,即使是身為主人的我也難以免除這種異樣的感覺。一期的神格果然不是一般付喪神的等級,真虧他在現世時還能把神氣藏得這麼好。

 

「主上,把眼睛閉上會舒服一點。」

 

聽到他這樣說,我馬上閉上了眼睛,一股強烈的暈眩感就隨之衝上腦門。突如其來的衝擊讓我一時之間一個不穩差點就要跌下去,幸虧一期的手非常有力,藉由抓住他雙手的力道很快地就能站穩身體。利用刀劍的力量來轉移到本丸的過程,比起平常從家裡利用政府的裝置還要難受太多了。

 

感覺似乎沒有經過幾秒,身邊的氣場突然變得清淨起來。鼻腔內吸進的空氣有種難以形容的純淨感,讓身體馬上就理解到這裡是非現世的「另一個空間」。一睜開眼,就看到一期睜著燦亮的金色雙眼,一臉歉疚地低頭看著我。

 

「啊,真是抱歉……就算失禮,果然也還是應該由我抱著主上進行轉移的。」

 

不不,一期,問題不在那裡。就算再怎麼習慣你們的臉,一個少女被這樣做還是會很痛苦的。對,心跳的意味。還有,太近了。

 

「不、不需要啦……那樣對心臟很不好。」我小小聲的咕噥著。

 

「是?您說什麼?」

 

「我說我們趕快走吧。」

 

「……好的。」

 

看著一期的笑臉,我敢說他一定聽到了。

 

唉。

 

我嘆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氣,收拾了一下心情,抬頭看了看四周。

 

轉移過來的目的地也跟利用裝置時所設定的座標略有不同,出現在眼前的景色是在本丸的木造大門與附近樹林的景色,而不是平常習慣的自己的房間。不是利用裝置就沒辦法精準的轉移到本丸裡面,應該也是一種保護審神者的措施吧。

 

才邁開步伐往前走了兩步,帶有重量感的門就隨著嘎吱嘎吱的聲響被拉了開來。一身近乎全白的身影佇立在門後的空間,心情愉悅地雙手插上腰看向我的方向,一臉「你們怎麼這麼慢」的期待表情。

 

「唷!嚇到了嗎?」

 

可惜,我早就猜到了。零分。

 

「鶴丸…」我又嘆了口氣,「你是來看我困擾的樣子對吧。」

 

聲音主人的視線在我和一期之間遊走,然後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臉。

 

「哈哈,別這麼說嘛!人生就是要追求驚喜啊!」

 

鶴丸國永,平安時代的刀工五条國永一生中最有名的傑作,在各個大名家到處流轉,有著被當作陪葬品和被供奉在神社裡的經歷,在我的時代也跟一期一樣是珍貴的皇室御物。全身雪白的衣裝和髮色,美到不太真實的容貌,深邃的金色雙眼,在在表現了鶴丸國永這把刀的優美……只要不是這種性格的話,那就真的是夢幻般的美人了。

 

「讓一期來我的學校是你的主意吧?」

 

「一期不是很好嗎?能力強又負責任,比起其他人更有現代感,而且還是今天的近侍,怎麼看都非常適合!還是你覺得天下一振吉光不夠保護你?」

 

「鶴丸殿下……。」

 

一期,不要理這隻發癲的鳥!我也不會接受這種拙劣地挑釁的,鶴丸國永。

 

「哈哈,今天是一期他自己要去攔都攔不住!不過主上是比較希望我或是江雪去接你囉!我知道了,下次就這麼做吧!我馬上去跟江雪說!」

 

「喂,等等!」

 

穿著內番服的鶴丸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一語落下便頭也不回的跑了進去。啊啊,這傢伙完全就是為了捉弄人才翹了內番的工作等在這裡的吧!明明就是個見識廣的厲害人物,卻總是把時間花在這種地方……我頭也不回的下了決定,開口給了身邊的近侍今天第一個命令。

 

「一期,讓鶴丸從明天開始負責整理庭園和田地一整週。」

 

「好的,主上。」一期的聲音聽起來帶著隱忍的笑意。怎麼連你也這樣。

 

「還有,那個……我沒有嫌你不好啦,你知道的……我只是想普通的過完我的學生生活,而一期很吸引別人目光,嗯……」想到鶴丸所說的話,我轉過頭面向他,卻不敢直視他的眼睛。「謝謝你保護我。」

 

我知道的,他一向十分謹慎,明明從家裡利用裝置過來也沒有問題,他還是為了避開突發的危險,不讓我利用只有人類能使用的裝置獨自進行轉移,而特別用自己的力量來幫我轉移。

 

即使覺得還輪不到我這種程度的審神者被歷史修正者修理,但心底還是很感謝他的用心。這樣的我實在沒有資格也沒有想過對特別跑來學校的一期表示什麼不滿。

 

「守護主人是刀劍的使命啊,主上。」一期溫柔地輕聲說道,語氣中沒有任何不悅。「我不會在意的,也請您不要在意。」

 

這是什麼好閃亮誰來給我一副墨鏡。那個閃閃發光的神聖氣息彷彿照亮了四周一樣,讓我更不敢抬頭了。

 

我錯了,一期一振果然是王子。





 

經過一整天心理上的折磨,邁著艱辛的步伐好不容易才走到大廳,留守在本丸的刀劍男士們都已經集合在那裡,連こんのすけ也在其中。看這個樣子,不知道是剛剛偷跑一步的鶴丸去叫來的,或是他們本來就早已約好。

 

雖然說是所有留守的人,絕大多數好像還是被派去遠征和出陣了。為什麼說是「好像」,其實是因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誰去做了什麼。

 

審神者對於本丸而言,就像是一個負責人一樣。有些人會親自調度安排所有刀劍的工作,也有些人像我一樣基本上都交給近侍,自己只負責手入和鍛刀以及確認安排而已。本來嘛,讓一個生在和平時代和平國家的女高中生去做審神者這種脫離常識的工作就已經很困難了,怎麼可能還要我安排這些幾乎不懂的東西呀。就算有こんのすけ的幫助,要我來處理本丸所有的事務,大概不到一個星期這裡就會整個垮掉吧。

 

既然會找上我的原因是因為靈力,那我就好好的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去插手不擅長的事務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就算會被認為是偷懶,我也還是這麼想著。嗯,真的,我真的不是要偷懶。反正こんのすけ沒有異議那就代表沒有問題。

 

「主君!您回來了!」

 

「主上!」

 

「啊,歡迎回來呀。」

 

「主~人~」

 

一踏上房內的榻榻米,短刀們就熱情地圍上來。在他們身後,其他的刀劍們或是正座或是站著,散在大廳各處。

 

「您沒事真是太好了!」

 

「是呀,今天一期哥看到急件臉色都變了,差點就要穿著正裝直接衝出去,幸好亂攔了下來。」

 

「雖然我也很想看看一期哥那樣出去會發生什麼事,但是引起騷動就不好了呀。」

 

粟田口的短刀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被點名的亂藤四郎一邊講一邊擠眉弄眼做出奇怪的表情引起其他人的笑聲,而身為長兄的人只是看看弟弟們一來一往的對話,露出了有點困擾卻又滿足的笑容。

 

啊……一期一振的戀弟情節又發作了。我默默地在心理想著。

 

「雖然主上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但我也是失了分寸……幸好一到現世就可以感受到主上的靈氣,才沒有給主上添太多麻煩。」

 

嗯嗯,你也知道呀,我後來被追問的可慘了,連放學要離開時都還要假裝自己是忍者一樣才能避開耳目。還有亂啊,即使你們家長兄一定要來,你一定也是故意只幫忙打理一半吧。你知道人類在自然狀態下不可能有這種顏色的頭髮嗎?還是190年後的世界盛行什麼基因改造所以大家都對此習以為常?

 

「哈哈,不過一期去接的話大家都會安心啦,這次機會就讓給他了。你不在時我們討論了好多,大家決定每天護送你往返學校喔!」

 

!?

 

才接過堀川国広遞過來的茶正要喝下,就差點一口噴出來。次郎太刀走到短刀們身後,帶著妝容的臉上明明掛著豪爽的笑容,卻看起來有著明顯的不懷好意。

 

「咳、咳咳,次郎……你剛剛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可以請你再說一遍嗎?」

 

我握緊茶杯不讓顫抖的手將茶水濺出來,雙眼緊盯著次郎太刀的眼睛。即使彎下了腰,他的視線仍然高過我太多,帶來些許壓迫感。

 

「我說,因為緊急事態的關係,大家決定到事情解決之前每天都護送你上下學唷!」

 

啊,為什麼剛剛那個不是我的幻聽呢。為什麼你們都在點頭,這是我的幻覺嗎?那邊那個鶴丸笑得滿臉得意的樣子也是我的過度解讀對吧?

 

「原來如此,這真是個好方法呢。」

 

不顧我震驚的表現,一直站在旁邊的一期將右手拳頭啪的一聲放在左手掌心上,露出了恍然大悟般的表情。

 

不、這一點都不好啊!我安穩的日常生活……被發現了話就會被停職,我的經濟來源啊……

 

「主君的安全請讓我們負責吧!這是護身刀的本職呀!」

 

前田將單手放在胸前,端正的姿勢就像他們的長兄一般優雅,像極了大戶人家出來的小少爺。其他短刀們的眼裡也都仿佛在閃閃發光一般,讓我不自覺想避開他們的視線。

 

怎麼辦,被像是弟弟一樣的短刀們拜託了就難以拒絕呀……。

 

「請讓我們保護好主人。」

 

「嘿嘿,像是祭典一樣好開心啊!」

 

「主上,難得有機會讓我們去現世看一下嘛!」

 

個子連我肩膀都不到的今劍抓住我的袖口,露出非常雀躍的表情,一下子重擊了我的決心。啊啊,現已不存的刀劍們應該很想知道現世真正的模樣,而不只是單從影片或是書中看著吧……像今劍這樣好奇心重的短刀,一定想去看看的。


 

老實說,到現在我還是對公文的內容沒什麼實感。這個本丸沒有我在也可以運作的很好,什麼都不懂的我所擁有的,只有已經過世的父母遺傳下來的靈力而已。除了那個巨大到莫名其妙的靈力以外,我什麼事都不會做,也不能好好保護好這些刀劍們。

 

再說,雖然就算沒有靈力就無法維持刀劍們的肉體,我也不覺得自己會被盯上呀。太多不同時代的審神者都要更優秀,就算發生了襲擊事件,應該也還不會輪到我吧。

 

只是,我也想為這些整日都在戰鬥的付喪神們做些什麼。

 

如果能讓大家像今劍這樣高興……


 

我抬頭看看房間裡的其他刀劍。

 

從最初期就一直陪著我的加州清光難得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站在短刀身邊,雙手搭在背後微笑看著我。江雪左文字將手靠在藍色頭髮的弟弟肩上,看了看低頭不語的小夜左文字,目光裡充滿了對弟弟的愛,絲毫不見平常的憂鬱。

 

小夜雖然默不作聲,但是飄逸的視線看起來相當躍躍欲試的樣子。

 

那個腦海裡總是想著復仇的小夜也如此希望……唔唔,唔……

 

「主上!」

 

可是,我……唔……

 

「主君。」

 

……啊啊,不行了,我投降!就這樣吧!反正總會有辦法的!

 

「……好吧!但是一天只能一個人,一定要照我說的變裝才可以來!還有,人選就給前一天拿到譽的人吧!只到政府提出解決辦法為止喔!」

 

放棄堅持,隱忍著淺淺的胃痛感,給自己留下了一點點退路。

 

「耶!!太好了!!!」

 

「主上,謝謝!」

 

「大家要加油拿到譽呀。」

 

「下次我會贏你的!」

 

伴隨著我的煩惱,大廳馬上就熱鬧起來,大家突然就對出陣感到興致勃勃。有的人開始討論起下次出陣的事,有的人迫不及待想要換班,短刀們甚至討論起今晚是否有機會去京都的戰場。

 

唉,能夠激勵士氣的話,這樣也不是太糟吧。

 

現代科技這麼厲害,只要不要像一期今天一樣頂著一頭罕見的髮色,應該還是有辦法的。應該吧、應該。

 

看著充滿活力的刀劍男士們,我這樣安慰著自己。


 

明天,不知道是誰呢。該來想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