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

◎獵奇、食人、鏈結(物理)

藥研被吃(物理)

很雷,會令人不舒服,覺得不妙請盡快按下右上角叉叉

真的很雷,看之前請三思,看完後若產生不適概不負責><

 

 

  

  

 

 

 

 

 

 

 

  

 

  

 

  

 

 

 

 

 

黑暗中的野獸

サクヤ

 

 

 

 

 

 

 

 

 

 

從前天開始,鍊結房就不太平靜。一直以來安安靜靜的房間,現在不時地會傳出奇怪的聲響。

 

就像是,野獸撕咬獵物那樣的聲音。

 

但是,沒有人敢問。

 

 

聲音傳出的時間都是深夜,眾人已睡下的時候。只是這兩天審神者挑燈夜戰,而輪值近侍的刀劍就跟著聽到那詭異而令人心中發毛的聲響。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一把新進的短刀來到了鍊結房前,因為接到命令,要來成為同伴們的力量。一拉開門,正準備變回刀型時,一隻大手伸了過來,將他撈進了房裡。

 

不透光的鍊結房內有雙閃著野獸氣息的金色眼睛。

 

藥研藤四郎緊盯著那雙眼,馬上看出了對方的身分。

 

「原來,是你呀。」藥研衝著金色獸眼所在的方向笑了笑,而後安分的坐了下來,等待自己接下來的命運。「吃相可要保持優雅啊。」

 

語尾剛落下,細瘦的手臂上已經少了巴掌大的一塊肉。

 

「唔!」藥研知道眼前這個人已經餓到失去理智。忍著劇痛,他壓抑著就要發作的戰鬥本能。

 

不能傷害他。不管這個人對自己做了什麼,都不想傷害他。更何況自己前來,本就是要成為他的力量,更不可能想要抗拒。

 

得到了營養,金色的獸眼稍微平息了下來,眼裡的狂氣驟減,似乎恢復了些許意識。

 

「藥、研?」嘴角還沾著大攤血跡,彷彿大夢初醒般,認出了對方之後開心的笑了。

 

「是我喲。」藥研喘著氣,努力讓自己不要失去意識,單手抱住了眼前對著自己吃吃笑著的人。「來,用餐的時間到了喔,要記得細嚼慢嚥啊。」

 

「是藥研的話,會慢慢品嘗的唷。」回抱了懷中嬌小的身軀,輕輕的撫著頸動脈的位置。

 

「藥研的味道,很棒喔,又香、又甜,血,很好喝。」彷彿在回味剛才吃下肚的美味,他輕緩的呢喃著,拉起了藥研的手,咬開手套後沿著指縫一根根舔舐著纖細的手指。「一點都不會剩下喲。」

 

 

 

 

一根、兩根、三根,一邊數著數,他將手指咬斷、嚼碎並吞下,懷裡的藥研已經因為劇痛而暈厥,大概,不會醒來了吧。但是,吃掉的是藥研真是太好了,好開心、好開心。

 

褪下了藥研的衣物,他撫摸著那具仍然『活著』的身體,手腕以下已經吃得一點不剩了。壓著肩胛,他用藥研的短刀破壞了關節的連接處,使得肌肉容易撕開,不太費力的拉斷了兩支手臂和雙腿。骨頭有點粗,但這不妨礙他進食的速度。

 

一口、接著一口,吃進嘴裡的血肉化為力量,在身體裡遊走。

 

吃完了四肢,他半舉著手,意猶未盡的將殘留在手上的血跡和碎肉舔食乾淨。接下來,還有很多地方等著讓他吃進肚子裡呢。

 

在腦裡描繪著美味的藍圖,他拿著刀,沿著正中間剖開了藥研的身體。折斷了有點礙事的肋骨,輕手輕腳的將內臟一樣樣拿出。為了不讓太多的血淹過這些內臟,他還特地先將流出來的鮮紅液體喝掉,直到不妨礙的程度。甜甜的,純淨而美好的味道。

 

像是喝了上等的酒,感覺有些微醺。腦子裡充塞著甘美的幸福感,他有些激動的落下了一滴淚。

 

滑嫩的肝臟,鬆軟的肺、有嚼勁的胃袋和腸子、滋味濃郁的腎臟,真不愧是藥研的東西,每一樣都是絕頂美味呢。

 

還有,他也喜歡眼珠子。藥研的瞳孔淡淡的,是美麗的藤色,那堅毅而果敢的眼神就是蘊藏在這對眼珠子裡呢。這樣想著,他將兩顆玻璃珠似的眼球放進了嘴裡。

 

好像含著就會化掉一樣呢。有些天真地笑了笑,在嘴中將眼球壓碎吞下。

 

腦要怎麼吃好呢......果然還是撬開一個洞慢慢地挖著吃吧?還是用吸的呢?真是令人期待呀。吻著藥研已經冰涼發紫的嘴唇,他將舌頭伸進了對方微張的嘴裡,勾出依然柔軟的舌頭,一點、一點的吃到舌根。

 

啊啊,有些飽了呢,但是還有好多好吃的地方,再努力一下吧。而且答應了藥研會吃乾淨的。想起了對方英氣勃勃的面容,再對照手上已經被自己吃殘的顱骨,他愛憐的親了親曾是嘴唇、而現在只剩下整齊齒列的地方。

 

對了,還有脊髓和他最愛的心臟。

 

俐落的將脊椎一段段拆下,慢慢地舔著骨髓。曾經溫暖的藥研已經變得這樣冰冷了呀。但是,他會一直陪在他身邊,不會再離開了。

 

這些流動在他體內的力量就是他們緊繫在一起的證明。

 

嚥下了擺在最後才吃的心臟殘片,金色的眼裡透著欣喜和滿足。他擁緊了藥研留下的衣物,靜靜的、靜靜的,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