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描寫有

我流解釋

 

 

いち兄

サクヤ

 

 

 

飛揚的淺藍髮絲沾染了點點艷紅。黏膩的感覺留在臉上非但沒有讓他退縮,反而將刀刺得更深。

 

只要上了戰場,一期一振就會展露出急切的表現欲。化身為野獸,毫不留情的撕裂、砍殺、每一擊都像是要將敵人吞噬般的凶狠。翻飛的披肩彷如戰旗,昭示著勝利。

 

那是身為兇器的本能;嗅到血腥氣味就會蓋過理智的、渴望殺戮的本能──也是唯一能夠證明自己的方法。

 

每當出陣後,一期一振總是有種莫名的疲累感。不是身體,而是心理。但看到弟弟們都平安,他便會心滿意足的露出微笑。這些弟弟們都是優秀的刀劍。沒有愧對父親的名聲,不論是在戰場上,或是被當成守護主人的懷刀,都獲得了極高的讚譽。

 

弟弟們.....是的。他是短刀名手粟田口吉光所打造、獨一無二的、名為一期一振的太刀,這些短刀和脇差則是同樣出自吉光之手,自己該愛護、照顧的......『弟弟們』。

 

這個名詞在一期一振的心裡佔據了大部分的位置,像是藤蔓一般纏繞著自己的心臟。只要弟弟們圍繞著他、親暱地喊他『一哥』、有事情時會第一個想到他,胸口就會泛著蜂蜜似的甜。但是,在甜膩的背後,一直有道細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如同不小心混在蜜裡的蜂針、若有似無的襲擊著他的神經,讓他無法忽視。

 

就算夜晚來臨、沉入夢境,那道聲音依舊在他的耳邊縈繞,揮之不去。努力地想要聽出內容,卻越專心就越模糊。

 

到底,在說些什麼呢?總覺得是很重要的東西,卻怎麼也聽不清。

 

 

 

 

 

『一期一振。』

 

 

睜開眼,卻不是在自己的房裡。火燄在周圍肆虐,木造的華麗建築發出悲鳴,這裡是......大坂城......!

 

灼熱的溫度快速的逼近,已經、逃不了了。

 

 

『一期一振。』

 

 

又聽到了,那個呼喚著自己的聲音。

 

抬頭一看,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像映在鏡子裡、一模一樣的自己。

 

『真是個好哥哥啊。』

 

冰冷的、無機質的......和自己一樣的聲音。心裡的某處叫囂著:不要聽、不可以聽!

 

『啊啊......到現在,還覺得自己是吉光的孩子嗎?』沒有表情的面孔,眼底的金色黯淡。這個像自己卻又不是自己的東西朝著他一步步走來。

 

不要說......別說出來!

 

『真是天真呢。』那東西原本平靜的五官忽地扭曲,帶著不可思議的瘋狂笑聲。在他背後,竄動的火苗肆虐著、吞噬著周遭所有,好像就連空間都要被燃盡。

 

『醒醒吧,你已經不是原本的一期一振了。』

 

不。他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親手打出的太刀、他是......

 

『別傻了。燒成那樣的廢鐵還能算是刀嗎?就算重新打製,再刃你的人也不是吉光了吧?』那張表情扭曲的臉在自己眼前放大,狂放的笑聲迴盪在每個角落,就算摀住耳朵也還是無法阻止他流入耳裡。

 

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不要再說了!

 

 

『空有外型的你,是什麼呢?』

 

 

 

 

 

 

 

 

衝進了敵軍的空隙,他揮刀,敵方的大太刀瞬間被削去了半身,無力地倒下。飛濺回來的血液赤紅宛如火燄,無聲的哀號與火場的記憶交疊,襲捲他的視界。

 

要把敵人一個不留的殺光。

 

為了達成任務、為了不讓父親的名字被小覷,要全部、殲滅。

 

雙手握住刀柄擋下攻擊,他反手一揮刺進了敵人心臟,翻轉刀刃確認破壞掉臟器後,又毫不遲疑的抽出,再往脖子補上一刀。滿地的鮮血比烈焰更要刺激視覺,彷彿帶著高溫就要燒灼掉一切。

 

一期一振走過的敵方陣營只會留下破碎的肢體與血跡。

 

啊啊......有點看不清前方啊。抬起手想用袖子抹掉遮蓋視線的黏稠液體,卻發現身上不管哪裡都是一片暗紅。

 

紅色......真是美麗呢。

 

沉浸在血腥與烈焰交織出的情境裡的一期一振沒有察覺到,自己嘴角上揚得越來越明顯。

 

 

「喂、一期,你的表情有點可怕啊......你弟都要哭了。」出陣途中,同田貫一向堅毅剛直的眉間難得出現了皺紋。恍惚之間聽到有人提起了弟弟,一期一振轉過頭尋找他所在的方向,就看到五虎退縮著身體,不敢靠近自己,而五隻小老虎在他身旁簌簌發抖。

 

「一哥......嗚。」

 

五虎退......怎麼了,為什麼要哭呢?自己的表情真的有那麼令人害怕嗎?別怕,是哥哥呀。

 

 

 

 

『他們和你不同,是粟田口家的孩子啊。』

 

 

 

 

聲音已不再微不可辨。和自己相同卻拔高的聲調和嘲笑般的語氣像是要彰顯自己的存在,每一個字、都震動著耳膜。

 

他猛烈地搖頭,想把那聲音甩出自己的腦海,卻徒勞無功。

 

 

『真是諷刺啊,他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哥哥早就已經消失了!』

 

 

不、不是!自己是他們的長兄,自己、自己......

 

 

 

 

到底是什麼?

 

 

 

 

「你還好吧?喂、喂!」

 

一期一振空洞的眼神把隊友們嚇了個不輕,即使叫喚他也得不到任何反應。擔心到顧不得害怕的五虎退咬咬牙,走上前去拉住一期一振的衣角。

 

「一哥、一哥!」

 

五虎退用盡力氣,嘗試發出了眾人意想不到的大音量,呼喚著。

 

一期一振猛地抬起頭,大夢初醒一樣的看著眼前焦急到眼淚已經掉出來的弟弟,再看看周遭的隊友們。

 

「這裡是......」

 

「一哥,這裡是1614年的大坂城,但是、我們是從2205年來到這裡的喲。」五虎退彷彿知曉了一期一振剛剛陷入了怎樣的狀況,擦乾了眼淚,開始解說起來。「我們接受了主人的命令,要來擊退想要改變歷史的時間溯行軍。」

 

一期一振緊緊地握起了雙手,雖然還有些顫抖。是呢。已經不是從前了。他一邊這樣想著,一邊開始感受到從踏入這個戰場開始就一直揮之不去的違和感漸漸消散。

 

看著五虎退有些紅腫的眼角,這個膽子小的弟弟鼓足勇氣的樣子令人心疼又憐愛。他摸了摸那頭短翹的捲髮,雙眼微瞇、嘴角拉出了固定的弧度。「五虎退,謝謝你,我已經沒事了。」

 

真是糟糕,自己手上還有著敵人的血......就這樣沾到五虎退的頭髮上了。接近乾涸的暗紅色血跡,和銀白的髮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一期一振掛在臉上的微笑瞬間看起來有些複雜。

 

 

 

 

 

回到本丸、梳洗過後,一期一振來到了審神者的房門前。

 

「主上,我是一期一振,來報告今日出陣的結果。」

 

「哦!進來吧。」

 

「那麼,失禮了。」

 

拉開紙拉門,一期一振走到審神者的面前優雅的跪坐下來,開始報告戰果。審神者邊聽邊將一期一振所說的內容記錄下來,作為存檔之用。

 

「辛苦你了,一期一振。」審神者搥了搥自己僵硬的肩頭,呼出一口氣。

 

「主上。」一期一振低下了頭,語氣裡有著深切的懇願。「有件事,想請主上幫忙......。」

 

 

 

 

原本以為無理的要求不會被接受的。沒想到主上在聽完自己的述說後馬上就答應了。這樣,在自己無法停下的時候,就會有個能夠將他拉回現實的人。今天如果不是有五虎退在,他可能已經被捲入黑暗的深淵裡、再也回不來了。

 

所以他向審神者請求的,就是希望自己出陣時隊員裡至少有一名粟田口派的成員。

 

雖然『弟弟』會加劇那道聲音出現的頻率,但也只有這些弟弟們有辦法將他帶出那會令人瘋狂的情境。他無法逃避陰影的存在所帶來的強烈影響,只能逼迫自己以盡量不傷害他人的方式去面對。

 

畢竟比起讓弟弟們看到自己陰暗面的恐懼,他心裡所希望的,不過就只是能夠回到本丸而已。

 

回到本丸,然後與大家度過普普通通的每一天,除此以外別無所求。

 

他是,大家的『いち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