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薬 披肩

サクヤ


 

時過正午,剛帶完新人出陣的一期一振回到本丸,在食堂找到了弟弟們,大家坐在長桌上,捧著飯碗吃得正香,一期一振掃了一眼,每個弟弟都在,卻唯獨沒有看到藥研藤四郎。該不會還在調藥室......沉吟著,一期一振邁開腳步就往猜測的目的地走去。

 

調藥室的門是半開的,只要稍微接近,就可以看清裡面的情況。一期一振站在門前,就看到自家弟弟穿著白大褂,眼鏡還戴在臉上,大剌剌地趴在桌子上睡得嘴角都歪了一邊,一旁還擺著幾瓶似乎是剛做好的藥劑。

 

這孩子,下午還要出陣呢,昨晚大概又熬夜了。

 

一期一振看著睡到微微打呼的藥研,解下自己的披肩,稍微拍了拍,撢掉上頭的細小灰塵,輕輕地蓋在藥研身上。他輕笑了笑,在藥研身邊坐了下來。單手靠在桌上,托著臉,靜靜地將目光停留在幼弟流著口水的嘴角。

 

真可愛啊。

 

真想戳戳那張可愛的小臉。但是不行,要忍住,現在戳下去的話,說不定就醒了。

 

壓抑住伸手的衝動,一期一振聽著身旁緩慢而規律的呼吸,那副小小的肩膀蓋著自己的披肩,隨著呼吸而起伏,好像連自己都被帶進那沉穩的頻率裡。一陣濃重的睡意襲上眼皮,一期一振眨了眨眼。

 

啊,要提醒藥研下午要出陣呢。

 

這麼想著,一期一振閉起了雙眼,意識被甜美的黑暗籠罩,就這樣沉入了睡眠之中。






 

「還想要命的話就給我滾開!」

 

刀光閃過,時空溯行軍高大的身軀應聲倒下。藥研轉身,見到隊友都把敵人解決了,才甩掉刃上的鮮血,收了刀,將隊友集合起來。

 

「今天也成功完成任務了呢。」

 

「是啊,秋田,做得很好。」

 

抬手摸了摸秋田粉色的捲曲短髮,藥研模仿一期一振的語氣稱讚著剛修行回來就出陣,還取得了好成績的弟弟。

 

「對了,藥研哥哥。」

 

「嗯?」

 

「你的披肩呢?」

 

秋田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藥研右肩,本該在那裏的黑色披肩不見蹤影。出陣的時候不是都要穿好正裝的嗎?細心的藥研哥哥怎麼可能會忘記。

 

藥研瞇了瞇眼,淡紫的薄唇對著秋田拉出美麗而神秘的弧度。

 

「......秘密。」





 

調藥室裡,一期一振呼吸安穩,寬闊的肩膀上,蓋著原本蓋在藥研身上的披肩,金色的刀紋在夕陽下閃閃發亮。另一件黑色的披肩疊在上頭,伴著一期一振輕淺的呼吸聲,微微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