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警告各種注意!!!

請在感覺不妙的時候直接按下右上角的叉叉不要勉強閱讀!!!

 

 

 

 

 

つるいち 粟田口一期的今日菜單

サクヤ

 

 

 

 

 

 

 

修長骨感的手握著菜刀,異常熟練地將一球洋蔥切去部分,剝了外皮挖去中心,刀法俐落又快速地將白嫩的洋蔥切成了漂亮的花型。粟田口一期板著一張端正的臉,神情專注地看著在滾水中綻開花瓣的洋蔥球,算準了時間立刻撈了起來,放到一旁準備好的冷水裡。

 

外頭傳來了細微的咯嚓聲。

 

圓形的鑰匙在鎖孔裡轉動,挑動彈黃和卡榫,也挑動了他敏感的聽覺神經。啊,回來了呢。雖然想去門邊迎接那個人,但是現在手上沾滿了粉漿和麵衣......也好,就去看看那人今天又帶了些什麼回家,順便給他來個熱烈的歡迎好了。

 

於是門打開的瞬間,提著滿手超市塑膠袋準備嚇人的五条鶴丸,反而被自己的戀人面色平靜地抹了一臉表示熱烈歡迎的麵糊。

 

「唔哇!這是什麼、一期!」

 

「歡迎回家。我正在弄洋蔥花,肉還在烤,要等一下。桌上有麵包,餓的話就先吃吧。」

 

在鶴丸沒有沾到麵糊的額上吻了下,一期轉身走回廚房,繼續料理油鍋裡需要細心照料的洋蔥花。鶴丸提著塑膠袋跟著走進廚房,將袋子中的東西放到一邊,將原本準備嚇人的道具全部丟在客廳的沙發上,走近一期身後,一把攬住戀人的腰,惡作劇地隔著衣服捏了下對方緊實的腹肌。

 

「今天吃美式料理?」

 

「嗯。」

 

可惡,好硬,手好痛,在床上的時候怎麼沒注意過。

 

「嗯——好香。沾醬弄好了嗎?要不要我幫忙?」

 

將頭靠在戀人肩上,鶴丸輕咬了下一期的耳朵,雙手不規矩地伸進了圍裙裡。還沒嘗到什麼甜頭,鶴丸的手就被拍了開,鼻頭冷不防地被咬了一口。不輕不重的力道沒有留下齒痕,卻帶了點親暱的意味。

 

「沾醬已經準備好了,先去把臉洗一洗吧。對了,今天帶了什麼回來?」

 

將洋蔥花擺好盤,一期從冰箱裡拿出下午做好裝瓶的沾醬,擠進放在洋蔥花中央的小容器裡,端到餐桌上擺好,又折回廚房,看著烤箱裡的動靜。

 

「嘿嘿,這個一期你肯定會驚訝了。今天有上好的腿肉喔。」

 

掛在戀人身上的鶴丸獻寶似的哼了兩聲,就近在流理台洗去臉上的麵糊,就去拿剛才被丟在一邊的超市塑膠袋。裡頭用保鮮膜包著幾塊大小不一的紅肉,隔著透明的薄膜,還能看到漂亮的肌理和纖細的油花。

 

「哦……還真是不錯。」

 

「這次的收穫更不錯喔。我跟你說……」

 

「停,東西好了,先去洗手吃飯再說。」

 

「是~是。」

 

又不是他家那一群半大不小的弟弟……

 

這樣想著,鶴丸還是乖乖洗了手,坐到餐桌邊等著開飯。

 

散發著濃厚香味的烤肉被端上了桌,抹了鹽和香草,烤得帶了點焦色的表面還在滋滋作響。一期手裡拿著長叉和刀子,優雅地切了兩片下來,放到鶴丸面前的盤子裡。外層已經熟透,內裡卻還是柔嫩的紅色,肉汁在表面流淌,令人食指大動。

 

將一碗深褐色的濃稠醬汁推到鶴丸面前,一期又切了兩片肉給自己,等鶴丸淋了醬汁之後,自己也淋了一些。

 

「我開動了。」

 

雖是美式料理,兩人吃飯前的禮儀還是維持著日本人的習慣,只不過筷子變成了刀叉。一拿起刀,鶴丸身上慵懶的氣息立刻收得乾乾淨淨,不像世人口中玩世不恭的自由作家,反倒像個架式十足的劊子手。

 

將盤中的肉切成適合的大小,沾了點醬汁送進口中,香草的香氣、濃厚的肉汁醬和肉本身清爽的油脂結合,加上介於豬肉和羊肉之間、柔軟卻有彈性的細膩肉質,完美的組合令鶴丸忍不住發出滿足的嘆息。

 

「一期的手藝真是天下一品。」

 

「這不是您和我在一起的原因嗎?」

 

「不是,在那之前,我就喜歡上一期了喔。」

 

「請別開玩笑了。」

 

鶴丸的眼底隱隱閃著金光,看向坐在自己對面、正優雅地分切肉片的戀人,內心湧起荒謬的笑意。真不知道他們上輩子到底是什麼。那是雙和自己一樣的眼。沒有多餘的情感,只有最低限度的溫情。

 

「……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不解地望向對桌的鶴丸,一期偏了偏頭,露出毫無防備的天真表情。

 

「沒,就覺得一期真是漂亮。」

 

「還比不上您。」

 

「這我可不同意,你看看那些幾乎每天到你店裡報到的雌性生物,尤其是那幾個小女生,才高中吧,他們看你的表情活像在看偶像……雖然你比那些電視上的帥多了。」

 

舉刀指向一期,鶴丸晃著刀尖,幸災樂禍地出口調侃。雖然店裡東西好吃才是大家光顧的主因,但是一期的臉和身材在那些小女生心裡絕對佔了最大因素。

 

「您也不遑多讓啊。被迷弟迷妹們追著跑的大作家。」

 

「……你說的對。」

 

被踩到了痛腳,晃來晃去指著人的刀尖無力地垂下,鶴丸放下刀叉,無奈地扶著額,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微微地揚起嘴角,一期難得地笑了出來,端正秀麗的臉上浮起一層淺淺的紅暈。看著戀人美麗的面容,鶴丸拖著腮,專注地望著一期笑得瞇起的眼。他們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長著一張漂亮的臉。將這張臉當成武器的話,幾乎無往不利。不論男女老幼,面對美麗的事物,人們總是比較容易放下戒心的。

 

「拜他們所賜,我自由活動的時間都變少了。」

 

「是嗎?我倒覺得您乖乖在家寫稿的時間變多了,連編輯大人也跟我說他很感動呢。」

 

「嗚!」

 

彷彿被戳到心窩,鶴丸發出了悶哼。

 

「還有之前那個追到家裡的女大學生,那癡情的樣子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這可不能算到我頭上啊……嗯,難道說,一期、你吃醋了?」

 

「怎麼可能。」

 

相對於鶴丸一臉複雜的神情,一期只是平靜地吃著盤中的食物,還替鶴丸的盤子裡又添了兩片肉和一些洋蔥花。這人是真的沒在吃醋,他知道。銀白髮絲垂在雙手之間,鶴丸低頭,手支著額,一副心痛得無以復加的樣子。

 

「嗚嗚,一期怎麼聽起來這麼幸災樂禍……我今天可是甩掉了一群瘋狂的女人,才有辦法做自己的事啊。」

 

「是嗎?」

 

「那當然,今天帶回來的東西就是最好的證明。今天這個是我精挑細選,特地計畫了好久才弄到手的。」

 

「嗯。」

 

看見戀人對自己的辛勞沒有半點反應,鶴丸起身,繞到一期身後,雙手環住了對方的脖頸,還帶著烤肉香氣的雙唇貼在一期耳邊,說出了一個名字。

 

「你知道這個名字吧,畢竟每個禮拜都會看到她出現在店裡嘛,就是每次都點套餐加拿鐵的那個。」

 

聽到名字,一期轉過頭,第一次正眼看著鶴丸。見戀人終於有了反應,鶴丸心滿意足地笑了起來。

 

「今天不是休店日嗎?每次你休假的時候她都會偷偷跑到這附近,準備偷看你有沒有出門,而且還傻得每次路線都一樣,很容易就得手了喔。你真該看看她被發現時的表情……啊啊,最棒的是,她被我蒙住眼睛,從腳底開始切割的時候,那張扭曲的臉,簡直不是人類做得出來的呢!」

 

鶴丸越說越興奮,雙手放開了戀人,逕自在一旁比劃著他如何將人綁起來、又是如何用剁骨刀從腳底開始剜起少女細嫩的皮肉,讓少女在巨大的痛楚中不斷清醒、昏厥,任他掌控在股掌之間。

 

「她真的很喜歡你呢……明明我們都同居了,在我說我是你的男朋友的時候,她還一臉不相信,說你這變態怎麼配得上一期哥。」

 

金眼裡閃著異樣的光彩,鶴丸眉飛色舞地笑著,沉浸在自己描述的場景之中。在餐廳雅致的擺設和微黃的燈光下,鶴丸就像個入戲的演員,銀白的髮絲在舞台上閃閃發光。

 

「我就跟她說,『一期是我的人,妳再怎麼樣都沒有機會的。妳知道嗎,一期在床上的時候,總是會叫我用力一點、插得更深一點,還會自己分開雙腿搖著屁股,姿態淫亂地求我上他喔。』啊,一期,你先別生氣,等我把話說完。」

 

捧起一期面無表情的臉頰,撥開天藍色的瀏海,鶴丸安撫似的吻了吻對方的額頭,又繼續述說他的偉大功績。

 

「一開始脫光她衣服的時候她還以為我是強暴犯……我哪這麼沒格調,除了一期以外的我都看不上眼好嗎。不過,那張嘴很快就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而那張臉,真是難得一見的好素材呢,扭曲起來可真夠看的。為了要欣賞她最美麗的一面,我就剖開她的肚子,看她流了一地花花綠綠的內臟,在她停止呼吸之前跟她說了些悄悄話。」

 

美麗精緻的臉上掛著陶醉的笑容,鶴丸的聲音裡帶著無法遏止的興奮,就像他們上床的時候,要射精前叫著一期名字時,壓抑不住的聲音和潮紅的臉頰。和平常演出來的完美笑容不同、那是打從心底覺得高興的笑。有如浸染在鮮血裡的刀,脫去了無害的外皮,露出他與社會格格不入的、最原始的樣貌。

 

「我說,『你知道嗎,今天妳的這些血肉,都會被一期作成料理,好好地吃下肚喔。』怎麼樣,我是不是很仁慈!雖然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進去,但最後還能做出那樣的表情,真的讓我很開心啊。一想到那張扭曲的臉,我就興奮得難以自己……」

 

鶴丸閉起眼,雙手舉得高高的,像是完成了一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事,睜開朦朧的金眼、放下雙手後,心滿意足地呼出了一口長氣,整個人沉浸在餘韻之中。等到他從興奮甜美的感覺裡清醒時,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周遭根本一點聲音也沒有。

 

「一期?」

 

轉頭看向毫無反應的戀人,只見到對方頭頂的髮旋,一頭柔順的天藍髮絲垂在額前,遮住了半張臉,看不清掩蓋其下的表情。桌上的一雙手拿著刀叉,既沒放下,也沒有其他動作,修長的指節收了收,隱隱地泛白。鶴丸走近桌旁,單膝跪了下來,輕輕捧起一期的臉,左右看了看,仔細地端詳。

 

一雙和鶴丸相仿的金眼透著幾不可見的嗔怒,薄唇緊緊抿著。雖然沒什麼表情,鶴丸也清楚地意識到了對方的不開心。

 

「……。」

 

「一期。」

 

指尖撫過手裡捧著的臉頰,看著眼前美麗的容顏,鶴丸忍不住捏了下一期的耳朵,換來更加明顯的怒意。這下鶴丸更加確定,是自己剛才的一番言論造成了對方的不滿。鶴丸瞠大了雙眼,驚訝地盯著眼前一語不發的戀人,遲疑地開口。

 

「……一期?我說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事嗎」

 

「……。」

 

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被捧著的臉蛋撇到一邊,錯開兩人的視線,不再跟鶴丸對視。鶴丸慌了手腳,急急忙忙跑到另一邊,看不到對方的眼睛令他心慌。一期給了他一個冷眼,沒有再將頭轉開。

 

「……我不喜歡。」

 

「咦?」

 

腹部感受到尖銳的異物感,鶴丸低下頭,就看到一期拿著剛剛還在切著肉的牛排刀,尖端抵著自己的小腹,刀上沾著的血液染上了鶴丸白色的上衣。要不是因為隔著衣服,鋒利的刀尖就會刺進肉裡,將他的內臟絞碎。金眼直視著鶴丸的臉,彷彿他冰冷的眼就是那把刀,隨時能夠取人性命。

 

兩人之間瀰漫著寒霜般的死亡氣息。比起剛剛才愉悅地演說完自己犯下的可怕罪行的鶴丸,現在的粟田口一期更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我不喜歡,不喜歡您對其他人特別、不喜歡您關注我以外的任何人,非常,不舒服。」

 

「一期……你吃醋了?」

 

話一出口,一期就移開了目光。他放下手上的刀叉,也不否定鶴丸的話語,只是將頭撇到一邊,身上纏繞的冰冷氣息瞬間消失無蹤。雖然面無表情,避開鶴丸不看的眼神卻洩漏了所有感情。那種樣子,就像一期他們家那些弟弟們鬧彆扭的模樣。

 

「……您以前都沒有這麼關注那些下手的對象,為什麼這次要對她特別。」

 

平常對他總是一臉冷淡的一期竟然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實在是,太可愛了!

 

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一期,鶴丸收緊手臂,像是要把對方和自己揉成一體。突如其來的擁抱令一期一下慌了手腳,銀白髮絲落在臉上,髮梢刺得他臉頰發癢,讓他忍不住想掙扎,但是鼻間滿滿的,都是鶴丸身上的味道。

 

「一期太可愛了!竟然會吃醋……啊啊,或許我也是嫉妒了吧。因為那個女人老是藉故碰你,還不要臉地跟蹤偷窺,我不喜歡。她那雙亂碰你的手、偷看你的眼睛,我都處理掉了……不要生氣了嘛。」

 

鶴丸低著頭,在一期耳邊低聲地解釋,聲音裡帶著寵溺,像蛋糕上的糖霜,甜絲絲地、安撫似的撒在一期心上。

 

「吶、對不起嘛。」

 

從寵溺變成了撒嬌,鶴丸蹭了蹭戀人溫暖的頸窩,感覺到對方放鬆了肩膀,又將人摟得更緊了些。一期輕嘆了口氣,伸出雙手在兩人之間隔出一些空隙。

 

「……這次就算了。還有、」

 

白皙的臉頰上突然浮上兩抹紅霞,一期別開了視線,嘴裡輕聲地說了些什麼。雖然模糊,但鶴丸卻聽得清清楚楚。

 

「別再把床上的事情跟別人說了……。」

 

一期羞紅了臉的表情讓鶴丸興奮又激動地再度抱緊了一期,不過這次倒是被毫不留情地推了開來,甚至被推回了位子上。

 

「先把飯吃完,肉都已經冷了。」

 

「遵命!」

 

鶴丸看著一期還微帶紅暈的臉,心情愉悅地拿起刀叉繼續進食。可以看到一期吃醋時那可愛的表情,是今天最棒的事,比那個女人扭曲的臉還要令他感到滿足!

 

看到鶴丸乖乖地聽話吃飯,一期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拿起刀叉,在肉片上劃下筆直的切痕,用刀面將切下的肉往旁邊推了推,平整漂亮的切面上,淌下艷紅的汁液。他低著頭,天藍色的瀏海散在額前,半垂的金眼看著手裡的刀。

 

鮮紅的肉汁流淌在潔白的瓷盤上,一點一點地,擴散開來。

 

「……等收拾完,就拿今天的肉來做漢堡肉吧。」

 

抬起頭,一期朝著對桌的鶴丸露出了令人目眩神迷的美麗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