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薬 本丸的____

サクヤ

收拾完最後一箱雜物,呼出一口長氣,他看看自己沾了些灰塵的黑手套,輕輕拍了拍,細碎的粉塵落到地上,很快就消失不見。

 

四周靜悄悄地,房裡的擺設也都收起來了,木桌木椅和櫥櫃留著些許使用過的痕跡,就像是,才過了幾天、幾個月,或是,那麼短短的一瞬間。

 

大將回到現世去了。走之前交代了他,要整理好本丸,做好近侍的職責。他也知道這些事都要處理啊,但是,人手不足,他們收拾起來也挺費時的。

 

對了,一哥那裏也差不多了吧。

 

那人力氣比自己大、手腳也比自己長,做起事情俐落多了。

 

令人生氣。

 

闔上箱子的蓋子,彷彿把時間也一起收了進去。裡頭裝著他們生活過的證明,雖然也沒有什麼不捨,就是還有些留戀。嘛,這些心情也是,該放進箱子裡的東西啊。

 

藥研,準備好了?

 

哦,剛收完了。一哥呢?

 

已經搬好了。

 

穿著連帽運動外套的一期一振,少了點嚴厲,就像個鄰家哥哥一樣......不對,本來就是他家哥哥。一期一振端著一臉溫雅的笑容,走進房間幫他將箱子搬了出去。

 

沒落下什麼吧。

 

那是當然,難不成還得全部檢查一遍嗎......

 

這倒是個好主意。走吧,藥研。


 

一期一振朝他伸出了手。

 

而他理所當然的不會拒絕。

 

一哥的手很暖。比起自己總是泛著淡紫、感覺氣血循環不順的手,很暖。一期一振牽著他,繞過堆得像座小山的箱子,從大廣間開始,一間間地查看。牽著的手搖著、晃著,不時摩娑他的掌心。

 

他把手套脫掉了。再怎麼說,可以跟一哥肌膚相貼呢,這可是人類身體獨有的特權啊。兩人的步伐那麼一致。明明腳的長度就不一樣。一哥走在他身邊時,卻總是會放慢腳步。

 

這是他獨屬的,一哥的特別待遇。

 


 

一間又一間地看過去,似乎還能看到其他人的影像。

 

晒衣場、廚房、馬廄,總是堆滿食物和農具、如今卻空蕩蕩的倉庫,大家總是比賽誰能泡在熱水裡最久的澡堂,還有他們每一把刀的房間。

 

這裡就是最後了。

 

一期一振呢喃著,拉開了紙門。

只有這裡不用收拾呢。

 

藥研輕笑,看著一把把亮麗如新,整齊地放在刀架上的刀。粟田口派被放到了一起。在眾多短刀和脇差的圍繞下,還有兩個刀架是空的。

 

看來,輪到我了。

 

輕聲地,一期一振對他露出了笑容。

 

他不知道那笑容裡究竟有多麼複雜的情緒,多到溢了出來,將他團團包圍。或許跟一哥同時抱上來有關?那雙在他背後的大手收得死緊,緊到他懷疑自己會折斷。

 

但是,很溫暖。

 

胸口酸酸的,有點澀,卻被填得很滿。



 

再見了,藥研。

 

再見,一哥。



 

如同花瓣的輕吻落在額上。眼前兄長的人身逐漸透明,中心的光亮一點點凝聚,最終,回到了他們原本的姿態。

 

懷抱著那把美麗的刀,藥研縮緊雙臂,又緩緩放開。他輕手輕腳地將刀擺上刀架,又坐在房裡,看著滿屋子的刀好一會,才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離開了房間。

 

任務已經結束了喲。

 

胸口被填滿的東西還在,一點都沒有消散。一哥留下的體溫也沒有消失。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後天、大後天,甚至可能是下一刻,自己就會消散,回到刀的樣子。但這些,是他可以帶走的東西。

 

背靠著房門,藥研輕輕地笑了,嘴角彎得如同天上才剛露臉的新月。

 

這是有一哥在的,本丸的最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