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薬 情人節前置作業

サクヤ

 

 

 

二月十四日

 

『情人節』

 

備註:需要特殊口味巧克力。拜託啦藥研!做好要教我喔!

 

藥研藤四郎皺眉看著審神者貼在布告欄上大大的備註。

 

聽大將說,『情人節』是個向心儀對象送上『巧克力』並且表白的日子。離這日子還有一個月,前陣子就看大將從現世搬了成堆的巧克力回本丸,逼著他們這些刀吃了又吃、一吃再吃,說是要試味道。雖然理論上刀的體重不會增加、體型也不會改變,但是亂一邊往嘴裡塞巧克力球、一邊捏著肚子抱怨好像胖了的畫面震撼了他早已不存在的心鐵,留下深刻印象。

 

從布告欄撕下的紙張如今貼在調藥室的牆上。

 

調藥室中有一張藥研專屬的大桌子。原本空間尚有餘裕的桌面在堆了許多原料之後變得十分擁擠,只剩下小小的操作空間,連正在製作的藥膏都被放到一邊。

 

酒精燈上架著大鍋,水正滾著,發出咕嚕嚕的聲響。藥研取了個有握把的小鍋往裡頭扔了幾片黑巧克力,蓋上酒精燈的蓋子,將小鍋鍋底放進熱水中,拿起刮刀開始攪拌裡頭棕黑色的塊狀物。

 

等到巧克力全部溶化,他倒了些牛奶、撒了些白白綠綠的粉末繼續攪拌。拌勻了之後,藥研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心型模具,將濃稠的巧克力倒了進去。

 

俺っち、天才やで。

 

將模具送進房間角落的架子上等待冷卻,藥研轉頭,清洗了鍋具繼續下一輪製作。手邊小罐子裡的各色粉末被一次又一次地扔進了巧克力中,架子上待冷卻的模具也愈來愈多。

 

可可脂的香氣瀰漫在室內,久久不散。





 

一期一振遠征歸來時已是深夜。拉開弟弟們房間的門,點過人數發現有人沒有乖乖睡在床上時,他毫不猶豫地走向似乎還亮著燈的調藥室。

 

他敲了敲門,沒有任何回應。確定弟弟一定在裡面的一期一振推開門,發現沒有乖乖睡在床上的弟弟正趴在那張他專屬的桌上睡得正香,湊近還能聽見輕微的鼾聲。

 

桌上散落著切割巧克力留下的黑色碎屑、未清洗的小鍋和刮刀、還帶著微溫的一鍋水和躺在模具中尚未凝固的巧克力。趴著的藥研連眼鏡眼沒有拿下,手臂壓得鏡腳都歪了一邊。一期一振看著貼在牆上的備註,低頭搖了搖藥研的肩,只換來了幾句咕噥和非常有男子氣概的鼾聲。

 

真拿這孩子沒辦法呢......東西明天再收應該沒關係吧?他輕輕抱起了熟睡的藥研,少年的身子輕得不可思議。一期一振笑了笑,往自己房間走去。回了房,正要把藥研放上床褥時,懷裡傳出了聲音。

 

「一、哥......?」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

 

搖搖頭,藥研抓起兄長前襟,小貓似的蹭了蹭。雙眼開了條小縫,只能看見眼前的物體。晴空一樣的髮色、太陽般的眼,還有圈著自己的溫柔懷抱。鼻間環繞的不再是巧克力濃厚的香味,而是他最喜歡的、一哥身上清爽的味道。

 

「忙了一天辛苦你了。先把衣服換了吧,大家都已經睡了,今天藥研就跟哥哥一起,好嗎?」

 

大手摸了摸藥研柔順的黑髮,看著懷裡的弟弟舒服地閉起眼,一期一振笑了笑,放開手讓弟弟整理衣著。藥研站起身,將白大褂從上到下拍了一遍。在觸碰到口袋時,像是想到了什麼,瞇著的眼睛倏地睜大。小手從口袋中掏出一顆用紙包住的巧克力,打開包裝,幸好沒有融化。

 

「一哥,我今天做了很多、很多、很多口味的巧克力,有一種特別想給一哥吃吃看,就偷偷留了一個。」

 

「哦?」

 

「一哥,啊——。」

 

一期一振啊——地張開了嘴,讓藥研把巧克力放進嘴裡。藥研特地為自己留的呢,要好好品嘗才行。輕輕含著,幸福甜蜜的滋味就在一期一振嘴裡擴散開來。但三秒之後,他開始懷疑就這樣照著弟弟的話做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笑著的臉彷彿被定格了一般,一期一振努力將表情維持在『好吃』的模樣。

 

「好吃嗎,一哥?是我特製的草莓口味喔!」





 

不,藥研,這裡面是芥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