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薬 不喜歡脖子被碰到的藥研藤四郎

サクヤ

「在本丸裡,對其他同伴拔刀是不對的。你知道的吧,藥研。」

 

兄長不慍不火的聲音鑽進耳裡。藥研垂著頭,低低地說了聲知道,卻沒打算和兄長面對面。

 

「但是,後頸是要害。如果平常沒有警覺心的話,在戰場上會很危險、」

 

「藥研。」

 

「......我知道了啦。」

 

剛才長谷部想要叫住他,原本應該是要拍肩膀的吧,卻因為自己正好轉身,讓長谷部的手陰錯陽差地觸到自己的後頸。那是要害,這副人身的要害。脊椎、動脈、氣管,都在頭顱和身體的那條小小接線裡,折了脖子,他必死無疑。

 

在戰場上打滾多年,感覺已經被鍛鍊得極度敏感。即使那觸碰並沒有帶著惡意或殺氣,身體還是反射性地拔刀準備反制。

 

幸好沒有真的傷到人,不然現在一哥就不只是對他說教而已了。

 

對面傳來輕輕的嘆息聲,藥研抬起頭,正好撞見兄長微微瞇起的金色雙眼。

 

「看來有必要讓你習慣呢。」

 

什麼?

 

「到我這裡來,藥研。」

 

腦袋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停止了思考。身體像是對兄長的命令起了反應,自動自發地站起身,往一期一振走去。

 

「一哥、要做什、咿!」

 

大手一伸,棉質手套的觸感撫上了藥研的頸子。

 

「不可以動喔。」

 

一期一振攬住弟弟纖瘦的身軀,壓著那單薄的背部讓他往自己懷裡倒下。脫去手套,柔軟的指腹輕輕劃過被黑髮掩蓋的後腦勺,沿著髮根下的凹陷延伸到脊椎處。

 

直到現在,藥研腦內才敲響了警鐘。皮膚上起了一整片雞皮疙瘩,身體掙扎叫囂著想要反制,卻發現自己被困在兄長懷中,動彈不得。簡直像是被拿捏住後頸就全身僵硬任人擺布的幼貓。

 

「一哥,不要、嗚!」

 

才剛想要使力,就被扯了扯頭髮,敏感的頭皮被輕巧的力道拉扯,不痛,卻帶起一片麻癢。

 

「藥研,我說了,『不可以動』。必須讓你習慣被觸碰才行。本丸裡不會有人想要傷害你,我不希望之後再發生類似的情形。」

 

「可是、」

 

再度被扯了下後腦的髮絲,藥研被迫抬起頭,和兄長四目相對。視線一望進那雙金眼,他就失去了言語。蜂蜜色的眼瞳,彷彿帶著與蜜相同的甜膩香氣與濃稠黏性,將他拉近裏頭,再也爬不出來。

 

儘管潛意識裡還殘留著必須反抗的聲音,也被兄長的眼神完全壓制,只能聽從一期一振的命令,安靜乖巧地任兄長撫摸對他來說必須保護的要害。

 

「對了,就是這樣。一點都不可怕的。」

 

甜美的男中音震動著耳膜。聽著兄長安撫的聲音,藥研逐漸放鬆了身體。那雙大手,哥哥的手,正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要害。一哥不會傷害他。一哥是,哥哥,不會、傷害他......。

 

「乖孩子。做得很好。就這樣睡著也沒關係的,我不會傷害你。」

 

被兄長這麼一說,濃重的睡意突然襲上他的腦袋。眨了眨半睜的藤色雙眼,意識裡只剩下一期一振輕柔的低語。

 

可以睡著,沒關係,哥哥不會傷害他。

 

眼皮愈發沉重,藥研敵不過睡意的侵襲,終究還是閉上了雙眼,呼吸變得綿長。

 

看著在自己懷裡沉沉睡去的藥研,一期一振撫著幼弟的後頸,輕輕地笑了起來,喉結隨著笑聲小幅度地滑動。

 

「真是可愛的孩子。吶,要乖乖地喲,我可愛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