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みかつる 被小動物討厭的鶴丸國永

 

サクヤ

三日月穿著內番用的作務衣,悠閒地坐在廊下,身旁擺著個圓形托盤,上頭放了茶壺和兩個杯子。拿起茶壺替自己倒了杯茶,三日月捧著茶杯,一臉幸福地啜起杯中微溫的茶水。

 

本來就只是這樣平常的景象。

 

只是仔細一看,明黃色的頭巾上蹲著兩隻麻雀、不寬的肩上站了隻鴿子、坐姿端正的大腿上趴了隻兔子......幾乎本丸裡所有的小動物都圍繞在那把天下五劍身邊。

 

簡直像是什麼自然生態保育的宣傳海報。

 

「哈、哈、哈,一起喝茶吧。」

 

鴿子拍了拍翅膀,親暱地啄起三日月頭巾下的深藍髮絲。

 

一切都是那樣和諧。

 

突然間,像是感覺到生命危險似的,黏在三日月身上的小動物們飛的飛、逃的逃,才一晃眼,身邊就乾乾淨淨,一隻都沒有留下。三日月抬起頭,就看到一抹純白的身影踏著無聲的步伐朝他走來,那抹白,在陽光下顯得特別刺眼。

 

「喲,三日月。看到我突然出現,有沒有嚇一跳啊。」

 

「唉呀唉呀,這不是鶴嗎。你來得正好,來陪爺爺喝杯茶吧?」

 

即使語氣戲謔,鶴丸國永臭著一張臉的事實不會改變。面對臭臉的鶴丸,三日月依舊是那張笑瞇了眼的表情。雙手捧著杯子,說著要人陪他喝茶,卻也沒有絲毫想要自己動手的意思。

 

「那我就不客氣了。」

 

瞇細了金眼,鶴丸抬起一腳踩上長廊的邊緣,一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搶過三日月手中的茶杯,把裏頭剩下的茶水咕嚕嚕地喝下肚。

 

「甚好甚好。」

 

三日月呵呵呵地笑了起來,鶴丸皺了皺眉,索性一屁股坐在那把天下五劍旁邊,眼睛不自覺地看向小動物們逃走的方向。三日月拿起一邊的空杯子,又幫自己倒了一杯茶。正準備就口時,又被一旁的鶴丸洩憤似的劫走,再次咕嚕嚕地喝下肚。

 

「鶴是口渴了嗎,來來來,爺爺給你倒茶......鶴就是悶著一張臉,小動物們才會被嚇跑啊。」

 

「......反正我就是被小動物討厭啦!」

 

把杯子從三日月殷勤拿起的茶壺嘴下移開,鶴丸大聲地叫了出來。

 

「你就叫那些小動物陪你喝茶吧!哼!」

 

將手上的杯子扔還給三日月,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生起氣來的鶴丸唰、地站起身,踏著重重的腳步跑走了。

 

一手一個接好了杯子,三日月將它們輕輕地放回托盤。偏過頭,眼角餘光瞥過鶴丸離去的方向。手指撫上鶴丸喝過的杯子邊緣,一反剛才對話時歡快的語氣,三日月低低地笑了起來。

 

「那是因為,鶴身上的味道啊。」

 

牽起嘴角,眼裡的新月愈發鮮明。

 

「就連爺爺我也聞得到呢。那股,死亡的香氣。」